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合川市 > 生蹭冷倔 正文

生蹭冷倔

来源:红原县门户网站 编辑:合川市 时间:2020-01-15 19:36:53
暴雪蓝色预警发布:北京陕西河北等地有大雪

2019-11-2011:28  来源:

记者:高志华 /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莹

说谁生蹭冷倔,夸呢,损呢,还是刺拉一笑,不褒不贬呢?

说关中人乃至老陕生蹭冷倔,咋阐释,得费点心思了!难就难在这四个字,在秦人的日常生活中,一可状音容笑貌,二可既表脾气,又单表或兼表性格;三更指流传千年,已融化在秦人血液中,既接地气且通云天的禀赋——作为一种特定地域族群的文化心理结构,它既使老百姓在艰难困苦中顽强而自尊地存活、繁衍生息,又使文武精英或进京或出洋,独树一帜,事业辉煌、名垂青史。

鸿门宴上,樊哙闯帐之后,将项羽赐给的一条生猪腿放在盾牌上,拔剑切着咥了(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羽本纪》),尽显壮士本色。秦人续樊哙遗风,也崇尚男子“生冷不忌”。男娃三九天吃生萝卜、生红薯,照样长得黑瓷疙瘩。男人爱吃半生不熟的老鸹sá,推车担担,有使不完的力气。

有一年秋季,渭河暴涨,渭河渭南段宽约一公里、长约五公里的河床上,黄泥水几与岸平。翻滚的波涛上漂浮着椽、檩、板柜、木箱、案板、老笼……无数青壮年,或兄弟结伴,或父子结合,赤条条跳入河里,捞出木料或家具,推举上岸……或者家里急着修房,就差两根椽啊!或者媳妇念叨,爷爷传下来的案板已经腐朽得快散架了啊!水退了,冲到苞谷地里的木棍、树枝,塞满了十里河滩。沿岸几十个村里的男人、男娃挽起裤腿,到泥水中去捡“河落柴”。一个秋天,几乎家家用小车推回家的木材,一个冬天都没烧完。那泥汤水里,总有蛇不时出没哩!

中青年男子常挂在嘴边有一句口语:“生整!”听起来带劲,干起来也常常攒劲。少数情况下,指蛮干,大多数情况下则是指:办成事的决心和行动。它体现的是一份冒险、两份果敢勇毅和七分担当!

给方言找字,音好办,若字义再能与使用它的特定地域的族群所表达的特定意义相符或起码是相近,最好。“嫽”字,音与关中方言同。义为貌美,又引申为美好的事物——这就与秦人所说的“嫽得太”的意义严丝合缝了。

蹭有二意:一是失势难进,二是慢吞吞地行动,口语又有磨磨蹭蹭。这些,都与秦人的言行、禀赋相去甚远。而嶒崚的嶒,指山高峻的样子,庶几近之——秦人争气,不甘人后嘛。但是,我还是觉得选“撑(关中方言读音为ceng,三声)”更恰当。“撑住啊”,“硬撑”,“撑到底”,这些秦人挂在嘴边的方言,表达的意思是:以坚强的意志或信念为支撑,在困境或绝境中,把一件难事办成的壮举。鲁迅有言:“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这就是……民族的脊梁。”秦人所作所为的“撑”,颇近乎鲁迅所说的“拼命硬干”。

记忆中,我老家村西头有一许姓人家。白天,两间破单边厦子总像雨天黄昏一样黑暗。黄肿的女主人常年有病,总是大襟衫子不扣纽扣,扑闪着,在炕上爬下爬上。入冬了,三个儿子还是穿着单衣单裤在村里跑来跑去。五十岁的老许推着一辆推车,赶集卖菜,硬是把儿子养大成人——老大参军当了连长,老二当了小学老师,老三在县上当了一家医院院长。他苦撑着,把艰难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了啊!

上世纪七十年代,快麦熟了,县上一个水库堤坝不够高而又怕山洪暴发后冲垮,民工都回家割麦了,县上便决定让我们学校八百名师生去水库突击加高堤坝。住的是一个兵工厂废弃的大厂房,地上铺的是潮湿的稻草。晚上刚把被子解开坐定,跳蚤便像兵士攻城一样,一会儿,顺腿直钻到头发根……半个月,一夜只能睡半夜,半夜的时间得起来抱着被子到河边抖落跳蚤。吃的是窝头就咸菜,为完成下了死命令的筑堤高度,装石料的架子车到平地一律小跑。天热,吃不上,睡不稳,大部分男生嘴上咧了口子,流着鼻血,边拉车边跑。女生,来例假照样完成了规定给每辆车的任务。回校前,县上领导来讲话:称赞我们“硬是拼命打了一场胜仗!”

秦人面冷,对笑面虎、嘴嘴客、巧言令色者,都嗤之以鼻。结合我对秦人做人干事的一大特点的理解,使我想到“冷不防”“冷不丁”“咥了个冷活”等常用语。冷,主要指埋头苦干、默默耕耘,等把事干成了,才让众人叹服乃至瞠目结舌——“这冷娃尽咥实活!”

有时候,冷,不但是条件不完全具备,还因为要担几分风险。六十年代国家物资匮乏,关中一根萝卜要卖一块钱,还难买到。

我那时正上师范学校。一个晚上,全校师生出动,去零口买萝卜。六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最前面是从生产队借来的马车,后面,是附近学生从家里拉来的架子车、推来的独轮车,最后,是挟着包袱、背着书包的学生。出发前,班长告诫:“从出发到回来,不许说一句话!”回程,十一点多,队伍从前面传下话来:原地不动。必定是碰到有人盘问!半小时后,才继续走……第二天早晨,萝卜在操场堆成了小山,后来切片晒干,一直吃到来年秋天,没听说谁得了当时极普遍的浮肿病。当时干这件冷事,非校长拍板不可,即使他手里握有心软胆大的上级领导特批的条子,可真查下来,恐难免背罪名,受处分!

查辞书,好办,倔,倔犟。可秦人的倔,就异彩纷呈了!村里一个姓牛的小伙,从来不让生产队长派活,而是自己“挑活”,比如独自起牛圈、推水车、晚上晃着手电筒去护秋。更倔的是,一次生产队给每家分了二斤棉籽油。眼看要进家门了,白雨倾盆而下,他滑了一跤,油罐子边滚油边流。这家伙顺势一脚将油罐子踢到门口的碌碡上,油罐子碎了,油流完了。他爬起来气呼呼地说:“我叫你再滑!我叫你再滚!我叫你再流!”这倔,是不是有七分好笑又有三分可爱呢?

一个姓刘的中年男子,因儿子赌博和儿子分家窝了一口气,居然三年和村里人不说一句话。他是种菜能手,赚了钱,盖了新房。新房盖好那一天,摆酒席请全村长者坐席,又开始和村里人说话。这倔,在不近人情常理里,多少又有一种憋着一口气把一件事干成的可佩之处!

当然,值得称赞的,还是主意拿定胆放正,不为旧习惯所拘、不为不同乃至反对意见所惑,敢为人先,把事弄成的倔。一个姓黄的高中毕业生,大队让去村小教书不去,在村里第一家种苹果,大获丰收。村里人看样学样都种苹果,过了几年苹果价下来了,他便改种红苕,又大赚了。他在村里盖起了唯一的一栋三层楼,客厅显眼的地方放了大鱼缸,书房有大画案,爱画马。他常说:“我务农,照徐悲鸿大师一副对联写的来——‘独持偏见,一意孤行’”。

生冷蹭倔四个字,若说到某个具体的人,哪怕粘上了其中一点,也许他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的偏执,或是涉世不深、见识不广的可以理解的鲁莽,然而,作为一个有专指的词组,则如黄金矿石一样,浑然一体,密不可分,是指秦人这个族群禀赋里的精神底色和人格内核——质朴、率真、认理和刚毅果敢等等,闪耀的是血性,蒸腾的是骨气!

八百里秦川,坦荡如砥,厚土高天。以人工智能、大数据、AI技术等为先导的信息革命的浪潮,扑面而来。生蹭冷倔向何处去?融化在血液中的骨气和血性,会使秦人牢牢地立足大地,但还须改变某些陈旧落后的观念,不断更新知识结构,才可头顶蓝天,高瞻远瞩,勇立改革开放的潮头!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

市机关幼儿园开展教师心理建设和家庭教育专题讲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上一篇:走进洛杉矶县植物园
下一篇:新闻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生蹭冷倔,红原县门户网站  

sitemap

Top